陳健次

陳健次今年76歲,種植台梗九號米約3年。生長於農村家庭的他,從小家裡就有種田及養豬,小孩長大了繼承他的養豬業,所以陳先生目前專心於種植無毒米。說起台梗九號米與台梗十一號米的差別,陳先生表示九號米的產量沒有十一號米來的多,種植起來也較為辛苦。另外,在肥料方面,種植無毒米肥料撒的比較多,一般的米大概撒1包,但9號米得撒3包,不僅肥料量少又貴,再加上不能噴灑除草劑,所花的人力物力實在不容小覷。

但說起無毒米的口感,陳先生舉起大拇指讚不絕口的表示:「9號吃起來卡軟卡Q,他都吃自己種的無毒米,自己種的安心又好吃」。當我們問起未來家裡有沒有人要繼續從事無毒米栽種,他無奈的表示不一定,畢竟栽種過程繁複又辛苦,但是他仍然鼓勵社區農民一起來栽種友善環境的無毒米!

周小姐

周小姐,56歲的仕安村居民。公職人員退休,50歲退休後回到家鄉照顧父母,便開始下田。因為小時候總陪著父母耕種,所以對流程都略有所知,但是周小姐還是很謙虛的說:經過了一、二十年的都市生活,再加上科技的進步,一切都還在學習當中。

周小姐認為不斷學習非常重要,她不僅會積極參與各機構的課程,也會在開車的時候聆聽電台或是自己上網找資料,藉此加強對農務的知識。

回鄉後栽種台粳九號米約兩年的時間,當我們問到與退休前相比心境上有什麼變化時,周小姐答道:雖然上班比較輕鬆,但是退休後的生活才叫做生活。從下田到買菜煮飯等等,回鄉後一切都要從零開始學習,還要天天與雜草奮鬥,雖然生活辛苦,但與其他退休後不知做什麼的同事比起來卻過得十分充實。

陳立棟

     陳立棟今年26歲,大學在北部就讀商管科系,退伍後誤打誤撞進了社區合作社,雖然住在農村裡但家裡卻沒有人務農,剛開始對於農業上的事情一竅不通,參加社區推廣農產品的活動時,面對消費者的詢問關於栽種過程及栽種方式時都無法給予明確回答,也因為這種尷尬的情況,勾起他的好勝心,讓他想把缺乏的農業知識填補起來。

因緣際會下里長詢問他,有一甲多的土地有沒有興趣耕種,這開始了他的農夫生活。里長希望陳先生可以透過栽種的實務,了解合作社米的管制,協助合作社管理。一開始栽種是一半台梗十一號米和一半台梗九號米,陳先生同時栽種兩種稻米的目的有兩個,一是為了可以讓消費者比較兩者的差異,二是比較成本與產量,九號米收成價格高但產量低,栽種過程較為繁複,產量低的主要因素為,九號米用的是有機的肥料,而有機肥吸收的會比較慢。透過對比可以說服更多的農民來從事仕安無毒的契作。希望透過他的分享,能讓不管是大眾,或是想投入這份職業的人,能有更進一步了解。

林祈良

林祈良今年44歲,從事種田已經13年了,已種植台梗九號米2年。林先生覺得台梗九號與十一號最大的差別是心態上的轉變,以產量來說,九號米的收成量更少。在農民傳統的觀念裡,產量越多收入就越多,但是相對起來產量少的九號米的價格更好,那無毒栽種當然是更好的選擇。

林先生種田是因為想繼承爸爸的家業繼續種田,他覺得,如果種稻的規模夠大,再加上有機器的輔助,以台灣的氣候條件來說,種田一定也能有一番作為。

但是種植黑豆就不一樣了,以前的氣候能夠採收三次,但是現在剩下兩次,在種植黑豆的方面,因為無毒所以蟲害一直是個大難題,約莫一星期害蟲就就能把黑豆吃光,所以產量非常的不穩定。在訪問的過程中,我們看到了契農為了栽種優良的農作物所花費的體力、時間遠比我們想像的還多。

林玉雲

阿雲本名林玉雲,今年70歲。23歲從嘉義埤塘嫁到仕安村已過了50多個年頭,種田也耕作50多年了,育有一子二女。阿雲的人生哲學是:安守本份做自己。阿雲的丈夫英年早逝,因而讓阿雲一肩擔起了家裡的生計,過程有苦有甘,回憶起養兒育女的時段,阿雲臉中露出一抹溫馨的笑容,阿雲也在此跟我們分享了一小段故事:

當年家裡經濟狀況不是很好,為了賺錢常常工作到很晚才回家,小孩們總是在她還沒到家前,就在家門口探頭著等著她回來,常常前腳踏進家門而已,小孩就摟住她的大腿哭喊著今天為什麼那麼晚才回來,當下的畫面真的讓我很感動。

阿雲是種植無毒米的資深契農,目前已經種植九號米五年多了,說起仕安米跟一般稻米的差別阿雲表示:「從肥料開始就不同,無毒米肥料灑得多成本也就跟著高,不過一般的稻米肥料撒下去就可以好幾天不用下田,但無毒米不同,不但肥料得灑很多,還得常常去巡田,費時又費力。」問起未來退休,孩子有沒有打算回鄉種田,阿雲表示:「看孩子未來的讀書狀況、工作狀況,因為種田實在是太辛苦了。」

王世祈

阿祈本名王世祈,今年57歲,從小家裡就務農,所以務農可以說是陪伴王世祈成長的重要部分。王世祈除了種植稻米外,也是一位怪手的司機。王先生種植台梗九號米已3年,另外他還有種植台梗十一號米以及黑豆。

說起稻米,王先生興奮的向我們問起:你們有聽過9號米嗎?11號?84號?等等,當提到九號米時,他說:「雖然九號米難種產量又小但是無毒,沒有在噴灑農藥」。當我們問起九號米與十一號米的差別在哪裡時,王先生靦腆地笑著說:「都一樣,都賺得很辛苦。真要說最大的差別在哪裡,那就是無毒米沒噴灑農藥,吃起來口感很Q,比外面的米都要更好吃!」

聊起未來有沒有想要讓小孩接手自己的田地時,王先生有點落寞的說:「不要回來種田,小孩要向外發展,做這些既不會賺錢,又很辛苦,現在自己要顧兩甲地還得兼開怪手,才有辦法撐起一個家」。不過現在小孩子都長大了,種植無毒米不但可以當作運動,又可以吃得健康!

周勝雄/施月枝

擷取

周勝雄今年77歲,仕安在地居民,代代務農,從小就在田地裡幫忙犁田。他的妻子施月枝,民國32年次,今年76歲,從台南安溪寮嫁來仕安,兩人牽手走過近一甲子也一同務農50多個年頭,目前耕作兩分多地的無毒米以及黃豆。

說起無毒米的栽種過程,月枝阿嬤與我們分享剛開始栽種無毒米的一段經驗:有一年颱風,我們耕作的田地,稻穗沒有被水淹死也沒有被風吹走,正在慶幸老天爺的保佑,讓這季總算能成功收成時,稻穗卻被田裡的蟲子吃得乾乾淨淨了,另外,因為田地不能噴灑除草藥,讓年長的阿嬤得忍著身體上的疼痛,親自下田與雜草奮鬥。

月枝阿嬤表示:種植無毒米的肥料,都是合作社統一發放給契農噴灑,不能隨便噴灑另外的肥料,而肥料也都是有經過政府認證,有有機標誌的,無毒米健康又好吃,吃起來很Q又帶點香甜味,兒女每次回來都讓他們帶好幾包回去吃。

問到退休後田地想如何運用時,兩人表示,看是要將田地休耕給附近鄰居耕作或是未來兒女退休後想回來繼續耕作都可以,不然遇到農忙時期請不到人來做,夫妻兩人年紀又大,已經沒有體力能自行收成所有的農作物了。採訪最後,勝雄阿公熱烈邀請我們留下來吃飯說:「我們都吃自己種的無毒米又Q又香。」

周朝昇

周朝昇今年70歲,從事種田已經50幾年了,之前種植的米為台梗十一號米,成為契農後,已種植台梗九號米2年。周先生表示:種植台梗九號米很辛苦,產量比十一號來的差,但相對的價格比十一號來的好。無毒栽種所花費的時間、人力都遠比台梗十一號還多。不用化學肥料代表米更容易受到破壞,當遇到福壽螺或是強風豪雨,都會直接影響到最後收成的產量。

種植無毒黑豆更是難上加難,因為沒有灑農藥驅趕蟲子,所以黑豆會被吃個精光,這讓許多契農感到無可奈何。幾十年以前的農藥對身體危害非常的大,周先生分享到:以前在噴農藥時會造成身體不適,但是,在種植沒有噴灑農藥的九號米後,身體不僅得到改善,同時對消費者而言才能真正吃得健康。

因為種田辛苦,費力又費時,周先生表示不希望自己的後代繼續從事種田這份工作。他所賺的每分錢,付出的辛勞是現在的年輕人很難體會的。靠天吃飯代表收入不穩定,雖然現在有機器能代替人力,但他認為仍比不上走向大都市的好。

 

許水枝

許水枝,新營後鎮人,20歲嫁入仕安開始耕田務農的生活,已經種田50多年了。許小姐的人生哲學是「人不能閒著,可以做就去做」。東奔西跑拼經濟的個性,讓許水枝有了「金雀」這個外號。金雀6、7歲開始牽牛,12歲開始做小工,削甘蔗、推磚頭、打草繩…等樣樣來。在此金雀也跟我們分享了一段小故事:當年農村普遍的經濟狀況都沒有很好,金雀丈夫因為不愛務農的關係,去鐵路公司上班,將整塊田地都交給她處理,事情很多、很累,但值得欣慰的是小孩子都很懂事,都會跟隨著金雀一起下田、幫忙分擔一些事情。

金雀現在不僅是契農之一,也是合作社的股東,同時也是社區環保隊、廚房媽媽以及社區活動中心的志工。金雀甚至會把在自己家門前花圃裡種的菜,三不五時的提供給媽媽廚房當做社區老人供餐的食材,社區參與度100%。

成為契農後,金雀已種植台梗九號米5年多,也是合作社種無毒米產量第一名的契農,問起種植無毒米有什麼撇步,金雀說:無毒米不能灑化肥,無毒米的田,一分地得灑10包的有機肥料,另外,因為沒有再噴灑除草劑,都要親自下田除草,耗時間外,還得要用心。這樣才有辦法種出健康好吃的無毒米。金雀對於合作社的期望是:希望合作社穩定後,可以擴大耕地面積,用不噴農藥的耕作方式讓社區環境變的更好。